「小貝,你遲到了!」

「抱歉。」婕拉雙手叉腰,靠在那棵因寒冷而掉光葉子的大樹等我。

你緊張什麼?洛曼夫根本還沒來。」

「誰說的?」他從大樹後方走出來,他帶上狩獵手套,快步走向我。「聽著,貝絲娜,下次絕對不准再遲到,更何況第一場考試,你不會想不及格吧?」

冷笑,他這個超級斯巴達。

「我沒有說過我想當一集狩獵者吧?」我拔出刀把玩著,況且今天的考試是藥草測試。

「你是沒有,憑你現在還沒有能力可以把惡魔所到地獄。」這位只不過是個比我大兩歲的訓練官實在有夠老古板,但他卻是那些女訓練官及某些女學生的

偶像。壯壯碩的體格,黝黑的肌膚,一頭金髮和湛藍的眼眸。它被稱為‘’戰神訓練官’,當今年我被他教到時,我差點斷氣。

「等著瞧,等我滿十六歲我就要當上一級狩獵者。」我對他吐舌頭。

「貝絲娜,我可能比你早先通過考試喔!」

「婕拉,你走著瞧。」我摟住他把他頭往下壓,她反抗。接著我們摟住對方大笑。婕拉和我是青梅主馬,但我們和其他女孩不太一樣,我們喜歡打鬧也喜

歡一大堆女孩的事。

 但就是不喜歡說三道四就是了。

「噓!」洛曼夫盯著天空,一道黑影划過天際,墜落了下來。

「誰殺了他嗎?」婕拉緊張地問。

「沒有,他是噬血魔,要有焰之劍或焰之石才可以殺得了,否則他死不了。」洛曼夫的嗓音中出現緊張和恐懼,我抬頭轉向他。

「貝絲娜,你得回去了。」他抽出劍邊說。

「為什麼?」

「我不知道,但他知道你在哪。」

「不可能,我出門前有烙印...」

「不,你沒帶手套也沒標記。」婕拉把我的手抬起來,我雙手空空的,烙印手套可以壓抑我們的氣味,但我卻粗心到沒帶,那會把我推向死亡。

「就是現在,跑!」洛曼夫拿起劍,擋在突然從黑暗中出現的是血魔,一人類外表來看,他是男生。

「婕拉!」我叫他。

 「不,我沒關係,你快走,他對我們造成不了傷害,他聞到的是你的血,我要留下來幫忙。」說完他就跑回去了。我開始全力奔跑,使出超能力向前跑,

但當我又逃到我們之前所待的大樹時,我發現已經十點了,代表森林是捷界狀態。快的話二十分鐘可以恢復,慢的話就要兩小時。我手心冒汗,如果他們

有帶焰之劍或焰之石,就可以殺掉他。但我們今天只有要測驗採藥草,誰會在既安全又不大的森林帶那些武器?

「可惡!」我咒罵。要是他也在結界裡,那我不就必死無疑?他殺不死,我竟然沒在結界前逃出森林,白費他們幫我拖時間。我聽到腳步聲,趕緊躲進附

近的樹叢裡,另一棵大樹要動身六步,但到那棵樹之前是塊無遮蔽物的地方,我保證我在動身六步時,就會被殺死。我往後退,卻發現底下的植物纏住我

的右腳,我瞥向樹叢的縫隙,他來了。我移動右腳,卻纏得更緊了,當我力氣大到往後倒撞到地面時,有人撐住了我,有隻手塢住我的嘴巴,我奮力掙

扎。

「噓,別出聲。」那是為男孩的聲音,我靠在他身上,直發抖。他把手放開,在我耳邊滴咕。

「不想死的話就別動。別害怕,他快走了,我得把你的頭髮放下來蓋住血氣。」他溫柔地拉下我的髮圈,我稍微卷曲的金褐髮,降落到背部,他幫我梳順

髮絲。那位是血魔東張西望,接著快速地跑向前方的小徑,消失無蹤。我急忙轉身,看看他到底是誰。我碧綠的眼眸注視著它,月光灑落,那雙似曾相識

卻又陌生好奇的灰黑眼眸對上我的視線,我和他靠很近,我能敢受到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溫暖氣息和薄荷香。 


------------------------------------continue----------------------------------------未完待續








 

3推薦此文章
創作者介紹

Summer Forever

Jenny Swif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phro
  • 嗨你好:D
    我是也喜歡寫&看小說得西洋咖:D
    最近回歸 希望交一些興趣相同的朋友^^
    nice to meet you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