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上所散髮出來的氣息好熟悉。我拔出小刀,開始割斷纏住我的雜草。他握住我的手,我不經感到一陣暖流
通過我全身,我嚇到了。

「你到底是誰?」他真的太像「他」了。他不理會我的問題繼續握住我的手割斷雜草。

「如果你不告訴我,那我們走著瞧。」我另一隻手突然從我另一個褲袋抽出一把小刀,抵住他的脖子。別怪
 我,我們狩獵者的教育就是:不要相信陌生人。


「讓我來猜猜,狩獵者,你想殺掉你的救命恩人?」我還是看不到他的臉,實在太暗了。「你不會想知道我是
  誰的,貝絲。」

「你叫我什麼?你不會是......」凱爾。「你又怎麼知道我是誰?」我像一個笨蛋一樣一直問問題,他卻一副知道
我的一切似的。

「哼,我剛剛就聽到你們再打擾我休息,你不是叫貝絲嗎?」他的語氣聽起來一派輕鬆,不像我戰戰兢兢。

「我叫......」他幫我割斷雜草,我趕緊往後退離開他身旁。
  
「貝絲娜!好痛!阿......」婕拉從不遠處發出尖叫聲我趕緊往那裡奔去。我回頭那裡已經沒有人了。
 
「婕拉!洛曼夫!」我扯開嗓門大喊。拜託,他們不能為了我而出了什麼事。
 

  我拋開心中的疑問,趕緊往前跑。  我找尋他們的身影,但始終沒看到人。我開始害怕了起來,但我應把淚水
吞回去,現在可不是該哭的時候況且自從「他」走了之後,我再也沒哭過了。我不想破壞這個和「他」的約
 
「貝絲娜!在上面。」洛曼夫冷靜的嗓音傳到我耳中。我抬頭,看見他們在不遠的一棵樹上。我頓時鬆了一口
氣,但事情果然沒我想像的那麼簡單。只要

他越冷靜,事情似乎就越棘手。
 
  婕拉的腳被錯蹤複雜的樹枝纏住了,而洛曼夫受了重傷,他的
手有一道深深的爪痕,手臂似乎拖臼了,根本下
不來。
 
你們怎麼上去的?」
 
「婕拉很會爬樹,你知道的,她幫了我,但她自己被卡住了。貝絲娜,你得快點把她弄下來 ,我的手脫臼了,
我剛剛試著幫他,但根本沒辦法。

他看起來真的很痛。」 

「婕拉,你還好嗎?」他開始發出呻喑,我嚇到了,他一定很痛。

「洛曼夫!那棵樹的樹枝裡有毒液!」我恍然大悟。那正是今天考試的題目,葉子呈三角形就是了,再不弄下
來,他恐怕要截肢了。但是我要怎麼把

它弄下來呢?

「現在才發現啊......」洛曼夫滴咕。哼,他摔下來算了。

「跳下來。」我很有把握的說。

「你瘋了嗎?我比你中了二十幾公斤誒!你接不住我的。」

「快點。」我命令他。他心不甘情不願的縱身一跳,我其實不是要接他,我就是要他摔在我身上。他直接撞了
上來,我趕緊調整它的衰落角度,其他地方

它可能會有些痛,但不會碰到他受傷的的那之手。

「阿,痛死了!」他真的很壯。

「抱歉。」他還是有禮貌的時候。我趕緊爬到樹上,我從小就是的野女孩,我也很會爬樹。我爬到婕拉被卡住
附近的樹幹,開始拿出小刀割斷一些樹枝。

接著,我跳到婕拉那節樹幹,幫他把那些砍斷。
 
「來祈禱她能不能撐住我們兩個苗條的女孩吧!婕,撐著點。」答案是不行。當樹幹斷裂的那一刹那,毒液噴
進我的眼睛,我尖叫了一聲,趕緊跳到婕拉

那裡,抱緊他免得她受傷,我只感覺我們在摔落,重重一擊,我跌進黑暗。

--------------------------------------------------------------------------------------------------------------------------------------------------

天哪我的小說也打太久了吧!

我這個老太婆的動作(嘆

如果你覺得哪裡要修改的話儘量說噢:)

本人洗耳恭聽(這是接很久以前的chapter 1

如果要看前面的話要記得去看Chapter 1獵殺那篇喔:)

創作者介紹

Summer Forever

Jenny Swif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